相关文章

四子王旗红格尔草原的四季

红格尔草原是温柔之乡,是“神舟”返回地球的落脚点,是艺术家们纵横才情、飞扬思绪的天堂。

没错,冬天的红格尔草原霜冷风寒,可有谁知道,一场大雪正覆盖着一个奇异的梦境:青草手舞足蹈,花朵奔走相告。

没错,春天正在路上,婷婷袅袅,一步三摇;牧户棚圈里的牛马骆驼羊,也已做好到无边的辽阔中放牧自己的准备。

七九河开,八九燕来,红格尔草原的春天总是如期而至。

茫茫无际的大草原上,风力发电机是独具魅力的风景。叶片转动着流云,蓝天铺陈开希望,襁褓中的野草,给望不到尽头的公路镶上两条绿嫩的蕾丝边儿。

我跟着一场风追赶另一场风,跟着一朵云追赶不愿停留的雨,跟着在红格尔草原上写生的画家们,遥想希拉木仁庙二百多年前的繁华鼎盛。

没来红格尔草原采过风、写过生的画家,总有一些情愫无法被激活;没在红格尔旅游写生创作基地小住几日,又怎敢说住过民宿?你住在这里,出门向左,随便怎么走,前方都是大草原;向右百八十步,是有“塞北布达拉宫”之称的希拉木仁庙,也就是当地人所说的大庙;而正前方不远处,神舟系返回舱回收基地就设在这里。2013年6月23日,神舟十号载人飞船返回地球的前三天,我站在基地围墙外,和里面即将执行搜救任务的直升机合影留念。

顺着基地门前的柏油路继续往南走,大约五公里,就是风景独特的敖特奇沟。

盛夏的敖特奇沟巨石林立、水流清澈、绿草茵茵。抬头是蓝天白云,低头,水里依然倒映着白云蓝天。所以,当城里热的实在让人烦躁不堪,就来红格尔草原兜个风、避个暑,来这沟里找片阴凉,想躺想坐都随你。如果有幸赶上扎麻麻开花,打些回去晾干,就不用专门上馆子里去喝高价疙瘩汤了。

在红格尔草原上,随处可见大群大群的牛马骆驼羊;它们无需看管,自由自在,有时边溜达边吃草,有时随便找个地方卧下反刍,有时也追逐打闹,所以,很多画家、摄影师都远道而来,因为这里有他们向往追求的原生态之美。如果运气好,在有水的地方,还可以碰见一两对儿亭亭玉立的灰鹤;如果运气再好些,还能碰见低空翱翔的老鹰,和行动敏捷的沙鸡。

我不止喜欢红格尔草原各有千秋的四季美景,更喜欢那里的肉食。羊肉,无论是煮成手把肉、做成红焖羊肉,还是烤羊肉、涮羊肉、炒羊肉,汆羊肉,当然,还可以切成馅儿蒸烧麦、烙肉饼,反正是怎么吃都毫不腥膻,是真正的鲜美。牛肉呢,炖的,酱的,土豆萝卜烧的,哪样都好吃。还有油汪汪的驼肉馅儿饼,更是一绝。最初我不解其中之奥秘,后来去的次数多了,发现那牛羊竟然在草原上挑食。那些诗意的舌头,从草尖上轻轻卷过,从沙葱鲜嫩的花头上轻轻卷过,从霜雪一样盛开的扎麻麻花丛上轻轻卷过,那牛羊的胃里,便鲜香无比,肉的品质,也就可想而知了。骆驼个大腿长耐力好,如果天旱草情差,就凭感觉,游走到很远的地方,去啃食努力生长的补墩儿,那可是蒙医常用的草药之一。

因为自由,红格尔草原上的所有牲畜都心情舒畅。它们这坡望着那坡高,仿佛心中有数,低着头,不看路,边走边吃,一会儿就是十几二十公里的路程,主人要用望远镜加摩托车,才能监控到自家的牛群羊群或者马群。那骆驼更厉害,高大威猛,昂扬霸气,只要彼此间距离合适,对偶遇之人就不理不睬,横竖你怎么照怎么画,总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。最好的场面,是一大群马不知什么原因,忽然从远处飞奔而来,完全是从前在电影里见过的镜头。还有小牛挨着老牛,就卧在公路上,明明看见汽车来了,也并不着急,慢悠悠起身,边甩尾巴边挪下路基。小马驹呢,胆子明显要小很多,远远听到汽车的声音,就扬起蹄子去找妈妈,让人不由得心生怜爱。

一年四季里,我之最爱,要数红格尔草原的晚秋时节。那时候,高高低低的牧草都长到极致,而且大部分已由绿转黄,或者开始发白、变红,呈现出季节应有的成熟样子。在牧草浓淡相宜的苍茫色块间,时常有牛群散落徜徉,有羊群漫坡而下;如果没有亲眼见过这样的场面,谁都无法想象出“牛羊好似珍珠撒”所传达的音乐之美和草原特有的宽广灵动之美。

秋草黄,雁南飞;春草绿,雁北归。

现在,面对大寒之冷,我已开始期待红格尔草原的春天了。